主页 > X阅生活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2020-07-13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小时候我一直期待的一件事就是家里能有电。

就算是在地震前,海地也有着很大的电力问题。我弟弟和我儿时拥有一台任天堂GameCube(NGC),我们十分热爱NBA live。我总是喜欢使用Kobe,他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或者McGrady,那时还在休斯顿打球的他是位杰出的球员。

但在打完一局比赛后,我弟弟和我都会儘快的储存游戏的进度,以免突然停电。有时候,特别是在我打出一局精彩比赛之时,突然就没电了,导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电力中断就是海地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管这个叫电力封锁(blackouts)。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太子港管制範围内的每个小镇都有一张关于停电安排的时间表。大部分时候,我居住的小镇Canapé Vert的电力会在下午2点被切断,在晚上7点或8点恢复供电。但有时候,早上就会停电,并且一整天电力就没回来过。儘管有张时间表,但大多数时候停电的时间还是感觉很随机,反正你永远不清楚什幺时候就会停电了。

住在太子港及其周边的人口大约有300万,在我周边住的有300到400人。我住的那栋房子有3层楼,每楼有一户人家,我们家则住在顶层。房子前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还有个篮球框。每当停电时,由一大帮邻居孩子们举办的足球赛就会召开。比赛会持续整天,直到天黑了又或是供电恢复了,然后孩子们就会赶快冲回家洗澡,看电视,或是玩游戏机直到再次停电。

你看看外面有多少孩子就能判断出家里有没有电。

在海地,第一运动是足球。篮球在这并不十分流行。所以足球也陪伴着我成长。但当我到了12岁的时候,我的身高似乎已不允许我踢足球了。当时我已经长到了6尺5,我所知道的世界上最高的足球运动员是6尺5的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和6尺7的彼得-克劳奇。而我在12岁时的身材差不多已经达到了这个尺寸。

而且我还在长高。

我长得太快以至于裤子很快就不能穿了。于是我的母亲会定期将我带到裁缝那里测量尺寸以给我买新裤子。每次我们都会买大号一点的裤子,然而最后还是在穿坏之前就变得太小而不能穿了。而我的鞋码也是随着年龄而增长。我11岁时,穿11号鞋,12岁时,穿12号鞋,13岁时,穿13号鞋——一直持续到我的鞋码最后固定在了16号。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由于我的身高已不适宜踢足球了——且不说我还在长高——我的母亲建议我去打篮球。

海地没有学院篮球这回事,我们甚至无法在电视上看到美国的大学篮球比赛,当时只有播NBA。有一天,我的父亲把我拉到沙发上,同我一起看起了比赛并对我说:「看到那个人了吗?他就是Kobe Bryant。」

我看着他的动作——刺探步,投篮假动作,后仰跳投——我被这些深深的吸引了。电视上经常放湖人的比赛,所以自然经常能看到Kobe的表现。

在那之后,我不再像以往一样去参加房子前院的足球比赛了,我弟弟和我在院子里的那个篮筐周围用粉笔画出了3分线并开始尝试自己所看到的Kobe的所有动作。我们每天都泡在篮球场上。无论晴天还是雨天,我们都在打篮球。特别是在停电的时候。

海地没有几个室内篮球场。到目前为止,我只在其中一个球场打过球。我们一直都是在室外打球。在我的学校里有两个室外球场,水泥地并且是国际篮协标準,所以禁区是呈梯形。球场没画3分线,有着纯白的,圆形的,没有中心小方框的篮板。学校里大概有2000名学生,许多孩子们不是在场上打球就是在边线旁等待着上场。如果你输了比赛,你就得在场边看上5到6场比赛才能重新获得上场的机会。我们都痛恨等待,所以比赛极具竞争性。

十二三岁的我在这样的球场打野球的经历就是我篮球生涯的起点。我也为校队打球,也曾有位很好的教练教会了我如何投篮,帮助我开发我的技巧。但与其他孩子在那些小球场的比赛,我弟弟和我打球的前院,才是我真正开始接触篮球的地方。我在那里开发我的技巧,并开始严肃的对待每一场比赛。

当我到了13岁的时候已经长到了6尺7。这时我的家人和我才开始考虑将篮球当做我未来的事业。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就在这时我的教练带我认识了Pierry Valmera,一位曾去美国大学打过球的前海地篮球员。他帮助我和我的父亲与来自曼菲斯的一位名叫Gerald Hamilton的人取得了联繫。Hamilton那时刚开始经营着一个帮助年轻的国际球员去美国打球和受教育的计划。他希望能成为我的监护人并将我带到曼菲斯去。

我的父亲是位大学老师,母亲是幼儿园教师。所以跟其他家庭比起来,我的家境还不错。所以我的父亲并没有抱着把我送到美国以享受更好生活这样的想法。他只是在为我的未来着想。那时我才13岁,我不认识Hamilton先生及其家庭,也不会说一句英语。所以我父亲对我去美国一事感到十分犹豫。他告诉Hamilton先生他要花些时间慎重的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此时距离地震发生还有5天。

***

那是2010年的1月12日。我爸爸将我从学校接回家,到家时我注意到我们院子里的篮筐已经坏了。我们常常在那里扣篮,所以篮筐被扣歪了。

通常来说,父亲并不会在意这个问题。但不知怎幺的,那天他决定让我先回家而自己在那里修理篮筐。

当我回到家中时,我看到弟弟已经站在阳台上,母亲也坐在一旁在父亲做的电脑桌边。米饭还有些其他的食物已被摆放在桌面上了。我还记得那天我在训练中表现的不错,所以迫不及待的想与家人分享在晚餐时分享这些。所以我回家后径直走向了卫生间,洗手準备吃饭。

就在这时,房子开始摇晃了起来。

我立马意识到发生了什幺。我在2004年经历过地震。儘管那次并不严重,但让我知道了这摇晃的来由。我立马从卫生间出来冲向了我的母亲,我的在阳台的弟弟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我先赶到了母亲身边。就在弟弟过来时,我们的房子坍塌了。整个3楼开始向下陷落,房子外的光线随着墙壁和屋顶的碎裂透进了室内。事情发生的如闪电一样迅速,很快周围就被黑暗和寂静所包围。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来自我的弟弟。

「Mon pied! Mon pied!」

他在用西班牙文嚷着:「我的脚!我的脚!」

他距离我大概有一英尺远,倒塌的墙面砸倒了原来位于母亲身旁的电脑桌,而电脑桌扎进了他的腿中。

而我几乎是以一种近乎坐姿的方式被困于废墟之下。我的脚在身下,膝盖位于胸前,背后扛着压在弟弟腿上的同一堵墙。我完全不能移动。

然后我转身看到了母亲。她被一根钢筋划破了面庞,血流满面。

我陷入了疯狂,开始发出了尖叫。同时我也能听到其他人从各自倒塌的房子中发出的呼喊声。

「Aidez-moi! Aidez-moi!」

意思是:「救命!」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我唯一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他是地震时我们家中唯一一个不在房子内的成员,所以我们不知道他在哪,也不知道他怎幺样了。我们只能静静地坐在原地,等着他现身。

我们被困在废墟中将近3个小时。时间像是停滞了一样。我的脚笨拙的卡在我的身下,过了没多久就失去了知觉。双腿渐渐麻木了,像是死去了一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从尖叫,到祈祷,到静静地思考自己的生命是不是要走到终点了。

我的母亲不停的在检视着弟弟,伸手去触摸他的手臂,去摇晃他,确保他还醒着,确保他还活着。

然后我听到了一声呼唤。

「Ema!」

这是我母亲的名字。

这是我父亲的声音。

他从外面的健身器材中找到了一根槓铃并将它捅进墙内并试图清理走我们身边的水泥块。在这之后,我的父亲和周边的一些邻居站到了废墟之上,并开始尝试将我们挖出来。我还记得他们开始挖时,我对父亲讲的第一句话:「你保证过我,我能进NBA吧……」

不知为什幺,在那三个小时里,这是我脑中最关心的事情。或许当时的我突然认为自己无法实现进入NBA的梦想了吧……

我是被他们拉出来的第一个人。我无法行走——甚至几乎无法动弹。其中一人将我拉到了碎片较少的大街上,他将双手放在我的腋下将我擡起,我失去知觉的双腿则在地上拖着。之后他们又救出了我的母亲和弟弟,将鲜血从母亲的脸上抹去,给弟弟的脚部做了包扎,并将他们带到了我的身边。住在附近的所有倖存者或试图活下去的人都聚集在了大街上。这个街区都被摧毁了。没有一栋房屋能在劫后余生。

当天色渐渐变暗,人们开始在废墟中寻找毯子和枕头。之后他们会沿街将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分发给需要的人们。

整个地区的人们晚上都睡在大街上——我们总共有几百个人。余震每隔3到5分钟就会发生一次,你能听到人们大声喊着:「上帝,上帝啊!」之后地面会再次回归平静,街道也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直到下次余震。我躺在一片混凝土之上,每次我要转身的时候都需要别人帮我挪动我的脚,只因为我完全失去了对自己双腿的控制。

我怀疑我今后还能不能再次站到篮球场上。

我和我的家庭只在街上睡了一晚。第二天,我们来到了母亲所在的学校,大概只有15分钟左右的路程并且与我们的社羣比起来,这里受损的不算太过严重。余震持续了几天,一开始我们不敢住在残垣断壁之中,所以在学校的外面支了顶帐篷。哪怕最后我们住进了一间未受损的教室之中,为了以防万一,也都睡在靠近门口的範围内。

每晚入睡之前你都会担心会不会被在你周围坍塌的房屋所震醒。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医院里充满着那些伤情比我们严重得多的病人,所以我们的伤几乎没有得到治疗。在经历了3个小时没有血液迴圈之后,我腿部的神经受到了伤害,这就是为什幺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我母亲每天给我按摩以恢复我的神经。当我的腿部终于恢复了知觉,她会在我们居住的教室里扶着我站起来,训练我重新学会走路。她对我的弟弟也做了同样的事,因为他的遭遇几乎与我相同,在地震时他的脚被卡在了电脑桌之下。

差不多过了两週,我才恢复了行走的能力。又过了几周,我终于能不跛着脚,正常的走动了。

地震改变了一切——不论是对我的国家还是家庭。但这件事真正改变的是我父亲对我去美国的看法。海地在震后已是一团乱麻,如果父亲有方法能让我脱离这一切,他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去尝试的。

电话线都断了。所以Hamilton先生也无从联繫我们并重新开始讨论关于我去美国的事情。儘管花费了他几天时间,不过最终他还是联繫上了我们。他开始每晚和我父亲进行通话,商议着如何填写申请学生签证的表格。Hamilton先生还为我找到了一所高中,名叫曼菲斯福音基督学校。

当我提交了申请表格之后,学校提供给大使馆的表格上清楚地说明了我要入学必须得会英语。所以当我到了驻海地使馆后,他们用英语向我提问。但我无法回答这些问题,因为我完全不懂英文。

所以大使馆拒签了我。

在这之后,Hamilton先生回到了学校并要求他们将对语言的要求改为不需要我掌握英语,他们会在我过去之后再对我进行英语培训。他们同意了这个改动。

事情完成之后,我们觉得一切準备妥当所以再次提交了申请。

但大使馆又指出还有什幺别的地方存在问题,所以再次退回了我的申请。

这一次,Hamilton先生亲自到了海地大使馆并找相关人士讨论了我的问题。我们準备第三次提交申请,他希望能确保这一次不会再发生任何问题。

在我们第三次尝试,大使馆终于接受了我的申请。

我不知道如果Hamilton先生没有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问题并亲自来到海地大使馆,我们的申请会不会被接受。

这个过程延续了大约7个月。地震发生在1月份,在8月份,我离开了太子港和家人朝着美国进发。我的家人当时还住在我母亲幼儿园的一间教室里,而我已準备开始自己在曼菲斯的高中篮球生涯了。

***

从海地到美国的转变并不容易。我不会说英语,而学校又没有西班牙语老师或是翻译,我只能自学英语。更不用提我离开自己的家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和国家所经历的困难。

我刚到美国便被扔到了篮球场上,这样我也能将自己的能量集中于这里。但就是在球场上,我也面临着许多改变。

初来乍到的我被美国球员的运动能力给吓到了,特别是那些身材偏小的球员们。这里的后卫远比海地的强壮和快速。我效力于高中联赛时才8年级,所以大部分球员都比我年长。不仅如此,他们技术娴熟,同时极具天赋。

赛季的长度也十分不同。在海地,你一赛季运气好也不过只能为校队效力10场比赛。而在曼菲斯,高中联赛有30-40场比赛,AUU一赛季有多达60场比赛。

让我感受最好的莫过于曼菲斯是一座疯狂的篮球城市。看着这里的人们对于篮球的热情让我对自己能待在这里感到十分欣喜。你在海地可感受不到人们对篮球有这样的热忱。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之后,在我高二赛季第一场比赛的前一天,Hamilton先生找到了我并告诉我肯塔基教练John Calipari里会在次日到现场观看我的开幕战。我之前刚刚在电视上看过关于肯塔基大学的专题节目,所以我了解Calipari教练和肯塔基大学。我在得知他想看我打球之后感到十分震惊。

次日晚上,随着John Calipari教练在场边观看,我打出了一场还不错的比赛。我记得我大概得到了17分,11个篮板外加几次火锅。

在这场比赛后,我接到了John Calipari教练的电话。

「我之前执教过‘你’,」他说。「我在Marcus Camby和Anthony Davis身上执教过你。你有机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他还为我提供了奖学金——这是他给2015届球员提出的第一份奖学金。

我还只不过高二,所以当时的我并不急于做出决定。我从容的思考着今后的去向。我看了不少肯塔基的比赛以观察Calipari教练是如何与球员进行沟通的,也同时了解一下他是怎样的一位教练。我同时也游览了其他的学校,并和他们有过谈话。

最后我参观了肯塔基大学,并意识到这是个完全不同的地方。我看到了他们是如此崇尚篮球这项运动,我也希望我能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

所以在我高三开始时,我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在高中时,我在曼菲斯学到了在海地永远学不到的篮球知识。在肯塔基,我学到了在海地或是高中永远学不到的打球方法。

Cal教练有一个说法:「不要鬆开绳子(Don’t let go of the rope)」。这句话的意思是当你遇到苦难,或感到倦怠,或事事不如意,要坚持拼搏,不断努力。我在肯塔基的大一学期并不顺利。但我学到了许多关于生活,关于自己,关于比赛的经验,我知道这些将帮助我达到更高的层次。

新秀特报:Skal Labissiere亲笔:地震

我认为自己已跨过了不少生活给予我的磨难——无论是身体上,心理上,还是感情上的。我从太子港,来到曼菲斯,又来到肯塔基,每一站都给我上了重要的一课。而现在我将前往纽约参加NBA选秀,并在那里继续找寻书写自己故事下个章节的灵感。

而且我的母亲,父亲和弟弟这次会陪伴在我的身边。

地震永远的改变了无数人的生命,也在心理和精神上深深的影响了我。它让我知道了你的生命随时可能被夺走,也向我展示了你的命运能在瞬息之间发生巨大的改变。从那之后,我对我所拥有的事物更加感恩了,包括我在篮球方面的能力。

我在儿童时代总是期待着家里能有电力。而现在,在近乎失去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之后,我对生活,还有篮球方面的渴求已远不止此。我将不会将任何小小的成就和收穫视为理所当然。

Skal Labissiere在今年的选秀大会上被太阳在首轮第28顺位选中,后被交易至国王。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MARUSSIA签下JulesBianchi!LuizRazia因赞助问题被抛弃
MARUSSIA签下JulesBianchi!LuizRazia因赞助问题被抛弃
 由于Luiz Razia的赞助没有到位,因此Jules B
MARUSSIA签下预备车手RodolfoGonzalez!GP2三年仅拿10分
MARUSSIA签下预备车手RodolfoGonzalez!GP2三年仅拿10分
 MARUSSIA车队签下来自委内瑞拉的Rodolfo Go
MARUSSIA负债超过一亿英镑三买家可能收购CATERHAM
MARUSSIA负债超过一亿英镑三买家可能收购CATERHAM
MARUSSIA车队的负债情况被公布,预计总债务超过一亿英镑
MARUSSIA车队2012年新车将于第二轮赛前测试亮相
MARUSSIA车队2012年新车将于第二轮赛前测试亮相
 Pat Symonds表示MARUSSIA今年的新车将会在
MARUSSIA车队正式宣布下课一鞠躬
MARUSSIA车队正式宣布下课一鞠躬
MARUSSIA车队重返F1的希望变得渺茫,车队託管方日前发
MARUSSIA车队正式宣布签下巴西车手LuizRazia
MARUSSIA车队正式宣布签下巴西车手LuizRazia
 在Timo Glock离队参加DTM比赛后,MARUSSI